<fieldset id='klsys'></fieldset>

    <code id='klsys'><strong id='klsys'></strong></code>

    1. <tr id='klsys'><strong id='klsys'></strong><small id='klsys'></small><button id='klsys'></button><li id='klsys'><noscript id='klsys'><big id='klsys'></big><dt id='klsys'></dt></noscript></li></tr><ol id='klsys'><table id='klsys'><blockquote id='klsys'><tbody id='klsys'></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lsys'></u><kbd id='klsys'><kbd id='klsys'></kbd></kbd>
    2. <span id='klsys'></span>

        <dl id='klsys'></dl>
        <i id='klsys'></i>
      1. <ins id='klsys'></ins>
        <acronym id='klsys'><em id='klsys'></em><td id='klsys'><div id='klsys'></div></td></acronym><address id='klsys'><big id='klsys'><big id='klsys'></big><legend id='klsys'></legend></big></address><i id='klsys'><div id='klsys'><ins id='klsys'></ins></div></i>

          21世纪经济报道清查配资低油价 将影响全球稳定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中国最大股票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公司_配资门户股指配资

            [石油市场波动加剧无疑是一个强大的不稳定因素。如果油价在未来几年依旧疯狂地波动,很可能会彻底搅乱经济、技术、地缘政治基本面]

            KrisBledowski(生产力与创新制造者联盟经济研究主任):影响只局限于地区范围内

            我们的确可以看到不稳定在一些财政高度依21世纪经济报道清查配资赖石油的21世纪经济报道清查配资国家中蔓延。然而这种影响只局限于地区范围内,而非全球性的,多在一些政局不稳定的国家,例如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和中东部分地区。潜在冲突不太可能外溢扩散至国外或其他地区。

            经济方面的影响已波及全球。在美国,采矿业萧条带动了工业产出下滑;而在加拿大,油价暴跌导致整个经济在2015年陷入衰退。与此同时,消费端所获收益至少部分抵消了收入缩水的负面影响。主要投入或产出的相对价格一直在不断变化,而世界经济有足够的弹性来吸收它们。

            如果全球投资流动变得更不可预测,货币波动更大,收入变化更为明显,那么其他因素也应被纳入考量,其中包括:货币政策的差异(在美国和欧盟)、私人债务水平(在巴西和中国)、经济治理(在俄罗斯和沙特)。

            DeborahGordon(卡内基能源与气候项目负责人):石油市场波动是强大的不稳定因素

            全球经济发展离不开石油。但不能轻率地说低(高)油价导致了全球不稳定。不过石油市场波动加剧无疑是一个强大的不稳定因素。如果油价在未来几年依旧疯狂地波动,很可能会彻底搅乱经济、技术、地缘政治基本面。

            据称,石油与天然气所积聚的主权财富基金(由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及其他石油储量丰富的国家持有的金融投资组合)已达7万亿美元。许多国家依赖于石油利润来维持经济、稳定社会。此外,目前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全球石油行业还依赖于更多的未开采的石油资源。市场估值的严重损失将会影响政治力量。

            不过石油不会永远那么便宜。市场运行机制决定了上升的终会下降——反之亦然。眼下石油市场正经历转型。这或许是施行碳税的好时机,当市场重新自我调整时,将会21世纪经济报道清查配资把气候变化(更严重的全球不稳定因素)的影响也反映到油价中。

            DaVidLivinGSton(卡内基能源和气候项目研究员):错失气候目标的风险上升

            想法的转变多迅速!仅仅在一年半以前,油价的下跌还被广泛解读成一个对全球系统的积极现象,财富从挥金如土的石油生产国转移到主要的石油净进口国如欧盟、印度和菲律宾的消费者手中。

            而如今,许多人却开始质疑低油价红利的正统信条。在欧洲,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所产生的通缩担忧,压倒了被推定的低油价的财富效应。在中东,石油美元的蒸发正在倒逼必要的改革,但也正在使地区环境恶化,变得充满焦虑和敌意。廉价石油也使得必要的远离以化石能源为基础的经济转型变得更漫长、更艰苦。错失气候目标的风险随之上升。

            最重要的是,根据经济行家们的新理解,油价断崖式的下跌(在一年半的时间超过70%的跌幅)很可能会不成比例地侵蚀全球资产价格,带来流动性陷阱的风险,并由此引发一场痛苦的去杠杆化过程。

            欢迎来到新的非线性世界。石油市场打个喷嚏,世界将得一场严重的感冒。

            MiChaelRühle(北约新兴安全挑战部门能源安全负责人):会使国际关系更难以预测

            低油价可能不会破坏全球稳定,但会使国际关系变得更加难以预测。

            如果油价继续保持当前的低位水平,俄罗斯以及中东北非地区的一些石油生产国将遭受更大的经济损失。对习惯于用大量补贴来稳定民众的国家来说,全球石油持续过剩的预期可能会成为这些国家国内不稳定的诱因,再加上某些中东石油生产国之间不断加剧的地缘政治冲突,你可能会看到一场爆发在北约家门口的完美风暴。而此刻,伊朗还未重返石油市场。

            从北约的角度看,俄罗斯是最重要的一环。俄罗斯最近积极的军事现代化进程,与其在低油价下承受的巨大经济损失形成了强烈反差。由于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占到俄罗斯财政预算的一半以上,俄罗斯经济正在走向衰退。这会让俄罗斯变得更加温和吗?还是俄罗斯会走向冒险主义的外交政策,将其经济问题归咎于西方?俄罗斯的选择对欧洲乃至全球稳定都至关重要。

            DmitriTrenin(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俄罗斯的衰退正加速到来

            油价持续下跌,这并没有给全球造成新的不稳定,但对已有的不稳定因素却起到了巨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那些财政依靠石油收入的国家正面临来自国内的严重制掣,也存在潜在社会和政治动荡的可能。现在,海湾那些仍然富裕的石油君主国,而不是那些更贫穷的阿拉伯国家,正在遭受这种痛苦。

            对俄罗斯来说,油价的巨幅跳水对其过去15年来都赖以生存的经济模式给了致命一击,进而削弱了维系该国的各种政治和社会关系。俄罗斯还没有被置于严重的危机之中,它遭遇的是内部的信任危机以及方向感的缺失。这一切发生在俄罗斯异常积极的外交政策期,贫困将严重限制克里姆林宫对外作为的能力,但它不太可能就此罢手。

            原则上,油价下跌会使俄罗斯重回经济和政治现实主义,促使其采取必需的措施推动经济多样化、发展技术和投资人力资源。但目前为止这些愿望还没有实现。目前的权贵们有巨大的既得利益,墨守成规,不求改变。相反的,他们希望油价很快就会回升到让他们舒服的水平。俄罗斯的复兴被推迟了,衰退正加速到来。

            王韬(第一财经研究院助理院长、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非常驻学者):中国无法对低油价叫好

            让人意外的是,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中国发现自己无法对目前的低油价拍手叫好。诚然,低油价意味着中国进口石油将节约很大一笔支出,但国内油品定价并不透明,当调价和国际趋势脱钩的时候,引发了公众的不满。

            低油价也使得中国巨额的海外石油投资项目失去了经济性,比如中石油最近签订的油气进口合同。在委内瑞拉,中国投资了数十亿美元,同时还有数百亿美元的未偿还贷款,但中国在该国的资产所面临的风险正以令人担忧的速度加剧。

            长期来看,化石燃料价格走低也会影响国内开发可再生能源及追求经济转型的积极性,这会给中国和全球带来更多的污染和更大的经济波动。

            (摘自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网站;翻译: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徐博雅、朱映臻、阚明昉、刘婉萄、黄慧红)

          关键词阅读:低油价 将影响全球稳定